在节目即将结束的时候,陈邈调侃起晏鹿鸣来,“小晏,说不定那位先生正在看节目呢,那么你有什么话想对他说吗?”

这个主意倒是陈邈临时想出来的,他想反正晏鹿鸣都已经自爆了,也不差隔着屏幕“对话”那位先生了。

晏鹿鸣听了,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轻笑道:“我喜欢他的事,已经人尽皆知了,最重要的他也知道,至于其他话……我想着当着他的面只说给他一个人听。”

宋简看着她认真又略带幸福的样子,心里虽然格外好奇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能让她这么情深不悔痴心绝对的,但还是不得不为她小女生一般的为爱情奋不顾身的样子给感动了一把。

“年轻真好啊,年纪再大点儿就会太多顾忌了,”蒋函祯突然笑着扬声道,然后声音变得略感慨,“我现在就不敢像小晏这般勇敢。”

“哦?”陈邈深有所思地挑了下眉,坏笑地问起来,“听这话,我们的蒋影帝似乎感触颇深啊,怎么,你也有段感情深埋心里?”

蒋函祯笑着听陈邈说话,其实他挺想看一眼宋简,看看她此时是什么表情,不过还是理智地克制住了,神情不动声色。

“在我心里,感情最深的还是那些支持我的粉丝,不过现在可能年纪大了吧,嘴上不怎么好意思说出来了,但是心里依旧最爱你们。”

蒋函祯话音刚落,台下的观众就一阵热烈的鼓掌,蒋函祯的一些粉丝还兴奋地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

陈邈知道这番话并不是蒋函祯真心想说的话,不过他既然这么说了,那就没必要往深里探讨了。

而宋简低垂着眼眸看着自己的手指,嘴角一直习惯性地轻轻翘起,眼皮却掩盖住了真正的情绪。

晏鹿鸣心里暗叹了一声,这两人,明明彼此心里都有感觉,却就是不说出来,白白蹉跎多少时光。

这辈子决定要勇敢追爱的晏鹿鸣,是赞成主动的,想想上辈子她死去时,这俩人都还没牵手,浪费了多少本该拥有的幸福啊。反正对于褚澜清,只要他没有女朋友,那她就是要追他,死缠烂打也行。

晏鹿鸣心里颇不要脸地为自己的想法点了个赞。

这次的《人间百味》录制得很成功,不仅收视是这两年最好的,就是网络的访问量也是最好的。

这托了红红火火的《朝华》之福,也凭借了宋简和蒋函祯的人气,不过晏鹿鸣多少也是贡献了不少流量的。

在节目播出之前,晏鹿鸣身上就带着不少话题,《人间百味》一经播出,她获得的关注差不多跟宋简和蒋函祯一样多了,谁让她史无前例地在节目中表了个白,还是单相思,多稀奇啊,那不得有好多好多吃瓜群众凑个热闹么。

不止在微博,晏鹿鸣单相思的信息都传到了一些社交网站里,一时间热热闹闹的。

不过晏鹿鸣一结束节目的录制就急匆匆地要回家,她想给褚澜清打电话,现在这个环境太噪杂了,而且还人多眼杂的,还是回家打最保险。

宋简看着晏鹿鸣快速地收拾东西,便问道:“你这么着急做什么?”

刚问完,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道:“要去跟你的神秘先生约会?”

晏鹿鸣闻言叹了一声,“要是都能约会了,我还是单相思吗?”

“既然不是去见他,那你归心似箭的干嘛?”宋简眯着眼睛狐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