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准备妥当以后,晏鹿鸣看着镜子里精致高贵的自己,心想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

“谢汀,你能帮我拍张照片吗?”

晏鹿鸣转身看着谢汀,递出自己手机笑吟吟地说道。

谢汀正在擦手,听见她的话抬头望了她一眼。

“给褚澜清看的?”

谢汀又低下了头,很平静地问道。

“呃……”这人有透心术么?晏鹿鸣干咳一声,然后诚实地点了点头,“是啊。”

谢汀拍照技术挺不错,晏鹿鸣很是满意,道过谢之后,就欢欢喜喜地挑了两张发给了褚澜清。

“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出发了。”晏鹿鸣发完照片后心满意足了,便正色说道,今天可不能迟到。

“车子在下面等着,黄杉负责接送你。”

听了谢汀的话,晏鹿鸣意外道:“你们还负责接送我啊?”

“不然?你这身行头都是我的,有半分损坏原价赔偿。”

谢汀面无表情地看着晏鹿鸣,冷然道。

……“我会小心保护身上的东西的。”

晏鹿鸣忍住掩面而泣的冲动,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谢汀虽然说的刻薄,但却是大实话,她身上这些东西每一样都价值不菲,加起来那就更是天价了,她要是损坏或丢失了随便一件,都赔不起……

送晏鹿鸣的车还是早上那辆公务车,外加一个司机和早上来接她的其中一个女人。

她应该就是黄杉了。晏鹿鸣心里想。

“我还没做介绍呢,”那个女人笑着说道,“我叫黄杉。”

“你好,黄杉姐。”

晏鹿鸣笑眯眯地叫道,黄杉一看就比她年纪大,所以叫声姐姐不吃亏。而且,嘴巴甜点总是有益的。

果然,黄杉听晏鹿鸣对她挺尊敬,脸上的笑意就加深了几分。

到了会场,华丽装扮的晏鹿鸣引起不少人的关注,宋简看到她后大呼惊艳,然后将她拉到了自己身边,于是不少记者纷纷将镁光灯对准了她。

在采访的时候,面对记者的提问晏鹿鸣不慌不忙,脸上始终带着温柔的笑意,滴水不漏地回答着问题,且总是不失时机地安利一下《朝华》,表现虽然比不上宋简的老练完美。

章泽看着表现不错的晏鹿鸣,脸上的笑容愈发满意,恩,不错。

他原本是有些担心的,晏鹿鸣演技再好情商再高,那也是一个新人,而且这还是她参演的第一部作品,第一次面对这种场面定然是免不了紧张的。

然而事实是,晏鹿鸣又一次给了他惊喜。

真是天生就该吃这碗饭的。

许导站在一边,看着晏鹿鸣谈笑自若风光无限的,脸色相当的臭,咬牙暗骂,“哼,走了个狗屎运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不久之后,就开始了电影的首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