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知道了。”

褚温玉兴致缺缺地应道。等褚澜清挂了电话,才撅着嘴嘟囔起来,“什么嘛,太无趣了。”

本来褚温玉是想跟褚澜清分享一下这个秘密,顺便八卦一下的,谁成想,褚澜清的反应竟然这么冷冰冰的。

“唉,这么劲爆的消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真是寂寞如雪啊。”

褚温玉叹气,不过也没办法,不说褚澜清提醒过了,就是从小接受的良好家教也不允许她传播流言。

那些约会啊潜规则什么的,说穿了也只是她的猜测而已。并没有真凭实据,就是有,她也不能乱说,不然那是嚼舌根。

更何况没有证据。

“算啦,等下次看见远程哥了亲口问问他吧。”

褚温玉抛开脑子里纷乱的想法,然后起身离开了凉亭,往包间走去,感觉有点饿啊。

而在褚澜清这边,他盯着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出来的晏鹿鸣三个字,若有所思的。

夏远程?

夏远程他什么时候跟晏鹿鸣搭上了关系?是看上她的潜质想签她?但是又为何会带她去吃饭?

褚澜清了解夏远程的为人,他可不是那种怜香惜玉的人,更不会随便带旗下艺人去吃饭,还是比较洁身自好的。

至于潜规则什么的,褚澜清回想着晏鹿鸣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那样的人怎么会选择被潜?

那么……他们真的在约会?

褚澜清想到这里眉头难以察觉地皱了下,目光也变得深沉,良久之后,他换了个坐姿,神情有些淡漠。

这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是他们的自由。

只不过……褚澜清脑子里不自主地闪现出晏鹿鸣的脸,那张脸上无论在什么时候,面对着他的时候,嘴角总是浅浅弯着,眼睛里荡着春风一样的柔情。

一阵风从打来的窗户吹了进来,吹到了褚澜清的脸上,吹起他桌子上的纸张,于是晏鹿鸣这三个字也随风纷飞了起来,像是就要飞走了似的。

褚澜清看着看着,然后将手中的笔放到了被风吹动着的纸上,于是,晏鹿鸣的名字也安静了下来。

并不知道自己跟夏远程吃饭的事情已经叫褚澜清知道了的晏鹿鸣,此时正在跟宋简通电话。

她之前有问过章泽,电影有了变动这不是小事,几个主演肯定是需要知道的,而她担心的是,宋简知道了以后会怎么想。

自重生以来,宋简是第一个让她觉得温暖的朋友,她很珍惜的,并不想让这段关系被破坏或者是出现隔阂。

毕竟她的戏份原本不多,现在又增加了以后,很有可能影响到宋简这个女主角。

对于晏鹿鸣的担忧,章泽笑着让她放心,说他在放出预告片之前就已经跟宋简说了这事,宋简的反应也的确让他意外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