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晏鹿鸣又去找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很厉害又低调的私家侦探,一般人恐怕连有这么一个人都不知道。

晏鹿鸣提着一袋东西,鼻梁上架着一副大框眼镜,皮肤让她上了些略显暗沉的粉底,头上带着棒球帽,穿的衣服也是一身学生的打扮。

她大摇大摆地走在路上,压根就没人会注意她这个“学生妹”。所以说,不太出名也是有好处的,起码这点人身自由是有的。

她走进一条很深的巷子,拐了好几个弯,走了不少路,才停在一家门面很小的杂货铺。

是的,就是一家杂货铺,里边什么都卖。

晏鹿鸣走进去没有看到人,便扬声喊道:“有人吗?”

谁知喊了一声却没人反应,晏鹿鸣也并不意外,又喊了几下,然后才听到有人从楼上下来的声音。

“买什么?”

下来的人是个青年人,大概三十多岁,五官平平,不过脸色倒很白,他随意问道。

“您就是杨嘉先生吧?”晏鹿鸣很客气地问道。

听晏鹿鸣叫自己名字,这个男人抬眼正眼瞧了瞧晏鹿鸣,他问道:“谁介绍你来的?”

“谢老先生。”晏鹿鸣语气挺恭敬道。

杨嘉脸色却是一凛,他打量着晏鹿鸣确认道:“谁?”

“谢浣老先生。”晏鹿鸣从容道。

杨嘉轻声笑了下,算是相信了晏鹿鸣,那老头子的名字知道的人没几个,都称一声谢老先生,“不过,我怎么不知道那个老家伙还认识你这么个人?”

“谢老先生倒是对我说了你不少事。”晏鹿鸣笑着说道。

“哦?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

杨嘉勾唇笑了笑,神色却显出怀念的样子来。

晏鹿鸣理解他此刻的心情,谢浣老先生是杨嘉的师傅,并已于去年去世。

谢浣跟杨嘉这个徒弟关系很好,所以提起谢老先生杨嘉会难过也是情理之中。

“谢老先生还告诉了我你的一样喜好。”晏鹿鸣提起手里的袋子,略神秘地说道。

杨嘉扬了扬眉,无声询问。

晏鹿鸣把袋子放到了桌子上,从里边取出一个保温饭盒,然后笑着说道:“谢老先生对我说,你特别喜欢吃凉皮,我手艺不佳,要是不好吃还请你多多包涵。”

杨嘉此时颇为惊奇,一是奇怪老头子居然把这事告诉了眼前这个人,二是奇怪晏鹿鸣竟还亲手做了凉皮。

晏鹿鸣打开饭盒,杨嘉就闻到了一阵香味,再看看那凉皮,嗯,卖相也不错。

“来,尝尝怎么样。”晏鹿鸣将筷子递给了杨嘉。

杨嘉也不推辞了,接过筷子就吃了一口,然后眉梢一挑,笑道:“还不错。”

晏鹿鸣笑意加深,看着杨嘉埋头吃着凉皮,不猜也知道凉皮味道不止不错,而且还很合他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