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午饭,又休息了一会儿以后,晏鹿鸣便看见蒋函祯到来了。

“蒋哥,你怎么来了?”

晏鹿鸣迎了上去,笑着打招呼道,今天蒋函祯没排戏,他不来也没事的。

“闲着无聊,就来看看。”

蒋函祯大步往前走着,一边扬声说话,然后看着晏鹿鸣问道:“你这两天怎么样?”

听他这么问,晏鹿鸣心里突然有了个想法。

“这些天啊,我是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学习了,都快要把整个剧组的人都给烦透了呢。”晏鹿鸣开玩笑道。

“哦?是吗?”蒋函祯乐了,他看着晏鹿鸣俏皮的表情不经意地问,“那学有所成吗?”

“学有所成不敢说,”晏鹿鸣眨了眨眼睛,“但是略有心得还是有底气的。”

“哈哈,你们听听她说的。”蒋函祯忍俊不禁,指着她跟周围的人笑道。

“小晏年轻,学起东西来总是容易些。”

蒋函祯的经纪人林原笑着说道,他这段时间由于经常跟着蒋函祯来剧组,所以也认识了晏鹿鸣。

晏鹿鸣在他们面前一直表现的乖巧聪明,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机灵却并不冒失,又会察言观色,所以很是得他们的喜欢。

“大家都那么厉害,我再笨也会耳濡目染啊。”晏鹿鸣笑着说。

“说来小晏还没拍过一场戏吧?”林原问道。

“是啊,我目前处于见习阶段。”

“拍戏哪有什么见习,什么都比不上实践来的重要。”林原摇摇头道。

晏鹿鸣笑了笑,没说什么,眼神却是充满了向往。

蒋函祯看着她却心头一动,试探道:“小晏,要不等会我跟你过一场戏吧?”

“真的?”晏鹿鸣眼睛一亮,然后又犹豫了一下,不安道,“不会耽误蒋哥吧?”

“怎么会?不跟你说了么,我今天闲着无聊。”

蒋函祯刚开始其实并不是那么喜欢晏鹿鸣,最多也就是看得上眼的后辈吧,但是最初介于章泽的面子,而且宋简是的确喜欢晏鹿鸣的,所以他也就不介意顺带照顾照顾一下她。

不过一段时间接触下来,他发现晏鹿鸣这个小姑娘还不错,聪明又识趣,而且在演戏这方面悟性也不错,看她自身条件又不差,如果发展顺遂,假以时日指不定就大红大紫了呢。

所以,他在有时间有心情的时候也乐意提携提携,不管是卖章泽他们人情还是卖晏鹿鸣人情,都是有益无害的事情。

“咱们去找一下章导。”

蒋函祯决定了,就雷厉风行地要开始行动了。

章泽听了这事,沉吟了一下,然后就答应了,虽然说晏鹿鸣没有拍过戏没经验,但也总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一直不让她拍吧?一直在旁边学习不亲自实践,说什么都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