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章泽一行人都来了。

他们人数好像还挺多,动静不小,晏鹿鸣他们在休息室都听到了。

“应该是章导他们来了,我们走吧。”刘萱站起来,朝晏鹿鸣说道。

晏鹿鸣点了点头,安安静静地跟在刘萱身后出了休息室。

没想到,一出去竟然看到迎面走来的一行人将近有数十人。

怎么这么多人?晏鹿鸣心里一动,再看看章泽,却看见他神色不太痛快。

“今天这次试镜,阵仗不小呢,小晏,你可要好好表现,千万不要紧张。”

这时,刘萱凑到晏鹿鸣耳边,轻轻说道,虽是说着鼓励的话,但是那语调怎么听着怎么别扭。

晏鹿鸣转头看向刘萱,就看到她半是激励半是担忧地看着自己,好像真的在担心她似的。

“都到了啊?”

章导此时也已经走近了,他看着并肩站在一起的晏鹿鸣和刘萱,神色不愉道:“怎么还站着?都不知道换装?”

“我们这就去,我看小晏有些紧张,就安慰了她一下。”

刘萱亲密地搂着晏鹿鸣的肩膀,笑着解释起来。她这么一说,不少人顿时夸赞起了她热心肠。

晏鹿鸣知道她在玩什么把戏,但又不能捅破,于是也就从善如流地点头道:“刘萱姐人很好的。”

章导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催促她们加快速度:“别磨蹭了,都快点,去吧。”

晏鹿鸣跟着刘萱进了化妆间,里边的人忙迎了上来,不过,基本上他们都是冲着刘萱去的。

这很正常,刘萱就是再不红,那也是在圈里混了多少年的人了,多少也是有资历的前辈。而晏鹿鸣呢?小透明一个,没人搭理并不奇怪。

不过,晏鹿鸣倒也没有那么惨。亏她昨天跟这些小姑娘聊得来,赢了她们的好感,于是此时也有两人走到了她这边。

“刘萱姐你一来,大家都好激动啊,我们脚步一慢,竟都挤不进去了,”站在晏鹿鸣身边的一名化妆师颇为惋惜地叹着气,然后朝着晏鹿鸣笑道,“那鹿鸣就发发好心,收留我们吧。”

这个化妆师很会说话,将大家逗的笑个不停,晏鹿鸣心里明白她哪是挤不到刘萱身边才来到自己这里的,她根本就是选择了自己。

于是也忙笑着说道:“林姐瞧你说的什么话,我欢迎都来不及呢。”

刘萱也脾气很好地笑着说道:“就是就是,你们呀也都别只顾着我了,要多照顾一下小晏。”

化妆间的气氛热热闹闹的,一片祥和,没过多久,晏鹿鸣和刘萱两人就都打扮好了。

“哎呀,我们两人打扮的一模一样,这么看着跟照镜子似的。”

刘萱捂嘴笑着,水绿色的流云蝴蝶裙将她姣好的身材包裹出了一种迷人的魅惑感,再配上精致的妆容,倒挺有已步入花信年华的味道。